思想者α号

杂物间主博
文指路:伺机思想者

{惊魂序曲}{翻译}Who am I and what do I do?一更



依旧渣翻无授权。。。

低调低调。。

超冷cp。。。。

感觉剧也超冷

明明海默弟弟这么萌QAQ


兄弟俩体格差异好大-。-弟弟你长肉在身上就好不要长下巴(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Who am I and what do I do?

by woollen_pharaohs

摘要

Norman成为了一个哑巴,并且陷入了一种恍惚状态。为了确保Norman安全,Dylan把他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照顾他。当然,Norma不能逃离他(norma cannot escape him???感觉有点问题-。-难道作者把norman打错了???),Dylan也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。

 *****

Norman的心扉已经向世界封闭了,一种防御机制。医生说他们没有什么可以做的,只能看Norman是否能敞开心扉。他们说,给予他安慰,Norman需要不断的照顾。Dylan将要喂养他,给他洗澡,把他放在床上。他需要每一天和他说话,鼓励性谈话,强调日常生活,也许有一天,随着时间的推移,Norman会觉得足够舒适,足够安全,打破他自己的壁垒,走出他的壳。但他们无法确定什么时候会发生,Norman会再次变得,嗯,“正常”。Dylan最终可能不得不照顾一个哑掉的Norman一生。

医生说这些的时候带着些怜悯的眼神,如果Dylan从没去过白松湾,寻找他的家人作为他最后的手段,也许他就可以一走了之。当时,his mother and brother were memories as oldand forgotten as a paperback dictionary,但自从来到这个小镇,他让自己卷入家庭矛盾和dupin(拼音 咳-。-)战争爆发的边缘在这看似沉睡的小镇。他所看到的,他所做的,他再也不能回到以前的生活。也许是luanlun而生的他注定有一个破碎的一生。

Dylan把他的车停在海滩上,如果你可以把这叫做海滩的话。没有太多的沙子,只是小的,滑溜的岩石散落在岸边。尽管这是一个温暖夏季的一天,却没有人在周围。他认为当地人在镇上更漂亮的海滩上,或者通过私人权利来享受海水。

卡车的引擎的隆隆声,振动了在座位上的Norman。这是这几周以内Dylan看到他的弟弟最激烈的运动了。Dylan研磨着牙齿。老实说,他不知道他所做的到底有没有帮到他的兄弟。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这么照顾过。最近一次是他离家出走照顾一只老鼠。他在一个朋友家的沙发上留宿,这个特别的朋友,好吧,他从来没有听说过把垃圾扔进箱子里。这里总是有老鼠在吃东西,这个房子的棚舍需要打扫。Is it bad to say Dylan learnt somethingfrom that skeletal mammal?Dylan觉得他在照顾老鼠,而老鼠好像在教Dylan如何找到成堆的垃圾食品。但即使这样,老鼠有自己的事情要做,Dylan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,只有真的特别寒冷的夜晚,老鼠才会蜷缩着睡到他怀里,寻求温暖。He supposed he had the feelings ofparenthood without the burden of constant care.

Dylan熄了火然后跳下车。他走之前,打开副座的车门,解开Norman的安全带,帮助他站起来。Norman需要无时无刻的照顾,没有时间给Dylan和朋友出去玩,去健身房,或者独自散步。对此他觉得还好,主要是,他不得不照看他弟弟好因为他比他的母亲更好。这取决于他永远不会让Norma再次接近Norman。

他们踏上码头,Dylan的胳膊放在Norman的腰间,holding him up as they make their way to the end of the woodenslats。他已经可以感受到凉爽的微风带来了水汽,尝到了嘴唇上的盐味。他帮助Norman坐下来,脱掉鞋子,袜子折叠整齐放在一边的鞋内。他卷起Norman的裤子然后他的脚轻轻放到凉爽的水中。Dylan瞥了眼Norman,看他的反应,但什么也没有甚至连睫毛的颤动也没有。

Dylan将自己的赤着的脚泡在水里,坐在他弟弟旁边。他举起他的手轻轻地放在膝盖上,揉搓皮肤in case he's able to rub the life backinto him。Dylan记得这部电影,他看到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他们把一个精神病患者放在户外,只让他们足以在大自然的美丽中获益。Dylan看起来并不是很相信这种奇迹,但他希望。在水附近呆着总是让他感到平静。

不远处快艇疾驰过他们坐的地方。不一会儿,当涟漪一样的海浪向他们袭来时,一个冲浪的人,厌恶地叫着同性恋的话语来针对他们。水溅起来打着他们的腿,Norman猛地推开他,将他的手从Dylan的手中抽出,他的手握成拳头。他的眼睛失焦并且他开始了急促的呼吸。Instinctively, and later Dylan might admitthis supposed instinct might have been attributed to him by Norma ,Dylan抱着Norman,紧紧地,试图安抚他,让他松开拳头,阻止他的指甲割进他的皮肤。

Norman开始来回晃动,因为冷水拍打他的皮肤和冰冷的话刺穿他的耳朵而发怒。Dylan将他的脚移开水,抱着他弟弟的两条腿并且把他的胳膊勾着norman的,他用这种方式试图棠他弟弟冷静下俩,停止晃动,让他从无意识中清醒过来。有时,Dylan的内心的声音会变得恶毒就像他传递给Norma的那样。他所想的,他永远不会大声说出来的,他甚至认为厌恶这样。想象他弟弟是装病,想想Norman是在表演,这样做只是为了看他身边的人会遵从他的意志,照顾他,就像他是一个塑料娃娃。除了Dylan被一个声音芯片坏了的模型所困住外,它所做的就是吃,睡,并让Dylan感觉他跟Norman的毫无生气的动物在说话。所以是时候让Norman选择来表达情感,告诉Dylan他在里面没有完全死去,Dylan开始怀疑他的弟弟。

-----------未完---------------



评论(2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