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想者α号

杂物间主博
文指路:伺机思想者

【Minewt】Don't Talk About It 翻译by traceylane

AU

短文一发完结

无授权渣翻!

原文AO3

欢迎太太捉虫以及莅临指导英文翻译QUQ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don't talk about it

traceylane


Summary:

-谁给了你那个吻痕au-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猜吗?”brenda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才十二岁吗?” minho回应道,但其他三个相视而笑,把那句话作为一个“是的。猜吧。”的回答。

 



    teresa奇怪地看着minho,自从他在图书馆的桌子前坐下之后,他们四个讨论了一刻钟关于他们最后的生物实验,然后她终于问道:“minho,你化妆了?”

    minho涨红了脸:“什么?不,我——”

    但teresa以他不能躲过的速度伸出她的手。她在他的衣领正上方的脖颈处移动她的拇指,完全抹掉粉底。

    “你这肮脏的骗子,”她说,但minho只是盯着她。

    thomas·拉过teresa的手腕去仔细看她的手指。“我敢肯定这不是你的阴影,老兄,”他说。

    brenda摇了摇头,“你个白痴,你没尝试过混合吗?”

    minho一把抢过他的手。“你们全都闭嘴!”

    “我建议下次用遮瑕膏,但它不工作,如果你用得太多会为你想隐藏的东西吸引更多的关注,minho,”teresa面无表情地说。

    “Hic-keyHic-key Hic-key(吻痕)”brenda开始唱,把她的拳头放在桌子上敲击每一句第一个音节。thomas也加入了,人们开始瞪他们。

    “我们在该死的图书馆,”minho发出嘶嘶声,但他们继续喊着,虽然他们的声音降成了耳语,“Hic-key,Hic-key!”

    “告诉我们是谁!“teresa要求盖过了其他两个的声音,虽然他们已经安静下来,这时minho说:“我要是告诉你就见鬼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猜吗?”brenda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才十二岁吗?” minho回应道,但其他三个相视而笑,把这句话当做一个“是的,猜吧。”的回应。

    teresa继续她的审讯,“我们认识她吗?或者他。或者他们——“

    minho叹了口气,“他,你们认识。“他认为他必须玩一个游戏在他们会回到学校做一些实际工作之前,然后其他三个发出“ohh”的声音就像他们已经找到他们那该死的寻宝游戏的下一个线索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次性的事情?”teresa问道,她的声音抑扬顿挫的然后降低了一个八度半“或者这是一件serious的事情吗?”(不造怎么翻比较合理-。-)听起来更不祥。minho吞咽了一下,避开她的目光,但这足以让他们找出答案。

    “我向上帝发誓,兄弟,我不能相信你什么也没说,我以为我们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,thomas,你都没有告诉我关于你和gally已经几周了——“

    “我告诉过你,你总是以为我是在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停,停,停!”brenda说, 在他们面前挥舞着她的手,当他们看向她时她发问了,她的声音很低,最后像她在回答百万美元问题一样,“是aris吗?”

    minho向她眯了眯眼, more out of confusion than anything else。“是的,brenda,确实是aris。我还辍学去从事踢踏舞生涯,然后thomas怀孕了。”

    brenda转了转她的眼睛,teresa拍着thomas的肩膀,“哦,恭喜你!minho”,但这是一个笑话,minho甚至不能享受,因为他太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该死,”brenda说,靠在她的椅子上,被难住了。“我以为肯定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耶稣,真的吗?aris?那你到底想什么鬼东西想到了这个?”

    brenda眉毛一扬。“好吧,举例来说,我清楚地记得我们最后的新年——”

    minho伸出他的手,对她的嘴做了个敲碎的动作来阻止她说下去。“好吧,没有。我们不是在谈论新年聚会。这是一个在我的生命中非常低的时刻,我会把它从我的记忆中抹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”teresa心不在焉地说,但她的眼睛向brenda闪烁着,对方同样眨着眼。

    thomas向后倾身,在某种程度上比以前更加心烦意乱。“我们能回到minho已经有男朋友了的事实,他没有告诉我们什么?他没有告诉我什么?“thomas转向minho,像死亡一样严肃。“他叫什么名字,minho?说出来。你可以告诉我。”

    minho推搡他。“你愿意戒烟吗?我不会告诉你直到我很好以及真的——”

    “minho,我救了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thomas,你打电话给消防队来灭因你而起的火不算拯救我的生命”。

    “由我们开始的火,minho!我们!在一起!因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!”

    minho用他的手拽住他的头发和groans(呻吟) up at theceiling(天花板)。“好吧,这很荒谬的,”他咕哝着,随意翻看他的文件夹和笔记本却根本没有真正看,“我们有比这更好的事情做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,伙计,不!“thomas取走了minho的东西,“你要告诉我关于这家伙的事!”

    “好吧,把那些拿回来——”

    “他可爱吗?”他问道,有趣的是thomas能使这样一个令人愉快的问题听上去非常痛苦。

minho败给他了:“是的,thomas,他真他妈的可爱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更加响亮,“我只是想买给他该死的花放在他该死的秀发上,牵着他该死的手一整天,用该死的双手搂住他的腰,和他在一起的任何地方都会变得很美好,包括在这个该死的桌子上和我这群好管闲事他妈的狗屁朋友——”

    “这是图书馆!”

    minho停止和他们四个争吵,突然抬起头来,好像认识到了什么:一,他们被一个瘦的穿着可疑白色西装的人嘘声着;二,minho一直大喊大叫 just about the top of his lungs,三,他们目前在图书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”,minho悄悄地对那个人以及周围一直怒视着他们那桌的人们,谁知道多久了。那人摇了摇头,用那种老年人带成见的方式当他们被恶作剧的年轻人激怒时,然后阔步走开。

    minho把他的头放在桌子上,因为一切都一团糟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但那很甜蜜。”brenda说,身体前倾,再次低语。

    teresa加入了:“牵手,minho?花吗?婚礼是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I’m best man, right? “thomas嘲弄道, 戳着minho的胳膊,““I call it. I call best man.”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们所有人。”

    突然他们听到沉重的跺脚,犀利的爆炸声像是有人冲进一个货架上,然后听见一声低沉的“啊哟!”

    “你能停止推我吗?“有人说,gally在拐角处爆发了,拖着newt的胳膊。他指着一些newt盖住他的手的部位,说“这孩子有个吻痕,然后他却不告诉我是谁——”

    但之后他停了下来,因为他看到他们四个直直盯着他时,仿佛他拽着一具尸体并要求他们帮他埋了它。

    minho看着newt。

    newt看着minho。

    teresa喘息着,brenda在桌上敲击着拳头,大笑——“这是我的第二次猜测,我发誓!”——thomas看起来很受伤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吗?”他低声说,看着他的两个“最好的朋友”,显然是他妈的背着他发生的,俩混蛋。“你们两个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tommy,你演过头了,”newt叹了口气,minho把他的手抛上去,“为什么我跟你做了朋友?为什么?”

- - - - -

    “那不算太坏,”newt在minho的房间说起那晚的事,他的头搁在minho的胸上,他能感觉到他沉重的呼吸。

    “这是个wreck,但你知道吧,无论怎样。现在他们知道了。thomas最终会息怒的。”

    newt看了看他:“至少我们一起告诉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基本上是枪口的威胁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期望什么?他们就是他们。”

    minho轻声笑了,并将一只手放在newt的脖子上, pulling him up so Newt is smiling againsthis lips.

    很快,newt的嘴就在minho的胸口上了,在他的心脏正上方。minho深吸一口气,抬起他的下巴,当newt的舌头在他留下的那个标记上打转儿。

    “我们应该对我们不需要再掩盖这些而感到高兴。”newt对湿润的皮肤呼着气。

    而minho对此表示赞同。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评论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