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想者α号

杂物间主博
文指路:伺机思想者

[BvS][SB/BS]微光 ember (未完)

Airamalos:

BvS背景,sb/bs无差。关于感情开始可能看不出来,因为我很慢热,但我发誓后面会有暖暖的感情戏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他知道,这世界本就如此,光明背后有黑暗,正义背后有邪恶,这世界不够公平,不够完美。
一个坏事做尽的人可以拥有荣誉与财富,一个真正的好人也许会不得善终。
他早就知道,世事本如此。
就像超人,一个真正的好人,他没有得到善终。
他死在了他所保护的人的猜忌与质疑中,死在了同族的兵刃下,他死在了自己爱人的面前。
他的尸骨留在了异乡的荒野里,在几英尺深的黑暗潮湿的泥土下。他葬身之处距离家乡有几千光年。
在战场上蝙蝠侠亲手合上了那死者的双眼,将尸体抬下废墟放回地面。那不是布鲁斯第一次这么贴近这钢铁之躯 ,但不同于他们彼此对抗时的紧绷,在那一刻,一片寂静中,死者的身体轻盈脆弱的不可思议。他不合时宜的想到,也许超人的骨头像鸟一样,是中空的,所以他可以在空中飞翔。
不久之前,他就站在这里,看着这个异星人手执长矛腾空而起,鲜红的披风像翻滚的云浪。
暗淡的光在他周身重现闪耀,浓烟在他身前分开在他身后合闭。
他在硝烟和灰尘中望着空中冲向死亡的身影,忽然理解了那些顶礼膜拜这非人的人。
他想起他们不愉快的初见,一个神情冷漠一个表情狠戾,对方毁了他的车还威胁他。
那时,超人站在火焰前看着他,可他的眼睛里没有火也没有他。他的眼睛里只有平静,像遥远的宇宙,像深邃的海底,像沉默的冰山。年轻又孤独。
他忽然意识到这个钢铁之躯只是一个漂流在异星的年轻人。

他不停地回忆他们的交集,像一种糟糕的预感。他明白自己在担心,他不希望超人死去。
可那人手握弑神的长矛,这武器正在杀死他自己。

然后,下一秒,在暴涨的绿光中他看到,那人的胸口被撕碎,背影像被电网捕获的飞鸟。

他想起那双年轻的眼睛。 想起几秒前自己不希望他死去。

他跑向坠地的超人。

他抬手合上了他的眼睛。

他听不到女记者的尖叫,听不到女战士的怒吼,听不到高楼倒塌的声音,听不到海浪的咆哮,他的耳边一片寂静......然后,然后......那声音就突兀地出现了,在他的脑海中回响至今——一片尖叫。

布鲁斯知道那声音从何而来,它是来自几十年前的幽灵,来自那条肮脏的小巷,一个小男孩在他父母的血泊里无声尖叫。

超人倒下的一瞬间,这尖叫又响起。

它回响至今。

"那声音一直在我耳边,在黑暗中,在繁华的灯火中,它从不停止......"布鲁斯跪在克拉克肯特的坟墓前,额头抵着冰凉的石碑,手指搭在石碑的侧边,好像他此刻正搭着超人的肩膀,从钢铁之躯的身上吸取力量。
"现在,尖叫声越来越大了,他混杂着无数人的尖叫,那些在我面前死去的,那些在我面前坠落的......"
布鲁斯瑟缩了一下,他全身的伤口都在夜风中叫嚣。
"我救不了他们,救不了我的父母,我救不了你......这一年,我尽力想摆脱它,或者忽视它。"他的嗓音沙哑疲惫,像被泥土埋葬了许久。
"但现在......我不想摆脱这声音了,让它一直跟随着我吧,像我的梦魇,我的影子。让它提醒我,我只是个凡人,我无能为力......"
地平线上终于出现了第一缕阳光,远处的玉米田在金光下沙沙摇摆,他该离开了,趁着其他人还没有来墓地祭奠这个亡者,他该离开了,回到他黑暗的洞穴。布鲁斯看着阳光眨眨眼,感觉眼睛酸涩的要流下泪来。

"嘭" "嘭" "嘭"

他身下的土地里传来了沉闷的敲击声,微弱却不容忽视,他站起来,踉踉跄跄地退后几步,不可置信地盯着脚下。
这不是他的幻听,见鬼的。
有人在泥土下敲击棺木。
他疯狂的跑向他的车,拿着工兵铲回来开始掘墓。脸色铁青,青筋凸起,眼眶充血泛红,他不停地重复着挖掘的动作。脑海一片空白,只意识到一件事"他还活着。"
上帝啊,他还活着。
上帝啊。

那敲击声越来越响,像沉闷的心跳。布鲁斯跳到棺木上,正想打开它,脚底突然传来巨大的震动。他翻身跳回地面。紧盯着棺木。
伴随着震动,棺木上的泥土向上升起。一声巨大的轰响后,超人从四分五裂的棺木中飞起,泥土和木屑随着他的上升而漂浮。
他浮在半空,闭眼享受这久违的阳光。他干瘪的身体逐渐饱满,枯萎的头发渐渐挺立,突出的苍青色的血管消失在皮肤下,惨白皱缩的皮肤变得红润光滑。
他又变回来了,变回了那个大理石雕刻的神祇,在阳光中,在沙沙作响的草木上 ,在他的面前,比阳光还要刺眼。
布鲁斯注视着他,眼泪流了出来。他不知道为什么,他心里终于有一刻不被悔恨痛苦和尖叫充满,他望着这近乎永恒的一幕,内心平静的像深水。

在超人死后一年,超人复活了,蝙蝠侠终于得到了宁静。

超人睁开双眼,布鲁斯觉得他听到了蝶翼震颤的声音。
超人仰头面向天空,张开双臂。此刻布鲁斯根本看不到对方的脸,但他知道,那张脸一定渴望的对准宇宙。他向着天空缓缓上升,像不由自主地被太阳吸引而走。
是的是的,超人不属于这个星球,地面没有任何事物可以束缚住他,他属于天空,属于遥远的另一个星球。
可是,不,留下来。
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说出来了,或者那人还有探听心灵的超能力。
超人停了下来,低头看向他,带着那个冷漠的表情,湛蓝的眼睛注视着他。注视着这个衣衫破烂,浑身泥土和汗渍,正望着他流泪的人类。
"留下来,落回地面。"他听到自己沙哑粗糙的声音响起。
"为什么?"即使在地下埋了一年,他的嗓音依旧像他们初见时那样,像风吹过峡谷一样低沉。
"这世界需要你,超人。在你......消失的这一年,整个世界在一刻不停地悼念你。他们需要你,还有你的家人,你的爱人,你的朋友,他们为你的离去而痛苦。留下吧,落回地面。"
停在空中的人歪头思考了一会儿,然后看向他,说"我记得你的声音。当我在漫长的黑暗中挣扎时,我听到了你的声音,你在我的坟墓外低声絮语,关于悔恨,关于尖叫,关于怀念。你认识曾经的我。那么告诉我,曾经的我为了什么留下?"
蝙蝠侠在心里叹息,这是一个新生的超人,没有过去的记忆。他说不清自己是庆幸还是遗憾。
"我不知道,我们并不熟识,但我清楚,无论你曾经为什么留了下来,这理由如今依旧存在。留在这,超人,很快就会有与你熟识的人过来。去问他们吧。然后找到那个让你留下的理由,不要再离开了。"他转身走回墓碑那里,想拿起他的铲子离开。 "那么你呢?你是谁?"超人注意到那个身影停住了一瞬间。 然后他转头看向他,勾了下嘴角"我是那个害你在这躺了一年的人。" 蝙蝠侠发出一声叹息,好像终于吐出来了心中的郁结。他提起铲子,走向他的车。他能感觉到超人的目光钉在自己的脊背上,他走的很稳,只是手有点抖,他告诉自己这只是肾上腺素消退后的正常反应。他知道对方还有很多疑惑,接下来还会有很多麻烦事,但这不属于他了,那些后续的处理交给明天的蝙蝠侠去做。他要一路回到他阴暗潮湿的哥谭,回去喝点酒,然后睡一觉,那尖叫终于停止,他清楚自己将得到这一年以来的第一次深眠。









TBC or END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不确定能不能写下来……哪里不好拜托告诉我,喜欢也请告诉我,然后!给宝宝点动力完成她!!!( ´ ▽ ` )ノ

评论

热度(67)

  1. 思想者α号Airamalós 转载了此文字